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 海安新聞網,海安權威新聞媒體!
?

實時·準確·聚焦

當前位置:首頁 > 健康 > >

翁公粗大小瑩_高冷校花的屈辱h文-(村野情)

2019-08-03 20:40 | 來源:海安新聞網 | 人氣: |

聽見這話,陳興心下陡然一跳,只感覺一股火頓時就從下頭那地兒升騰了起來。

啥?!姚嬸子要教……教我?

教我干那事兒,難不成,她愿意和自己……

陳興的視線漸漸挪到了姚嬸子那高聳的鼓囊和盈盈不足一握的腰肢之上,像姚嬸子這樣結過婚的女人,身上的美自然和王靜不同,雖然少了幾分青澀,卻多出了幾分成熟氣息。

對于陳興這個從沒折騰過的瓜蛋子而言,姚嬸子這樣的女人才更加迷人,想想要是真能和姚嬸子折騰的話,那滋味兒……

陳興一吞唾沫,走上前一步,就探手朝著姚嬸子的鼓囊摸了去:“嬸子,你……你要教我干那事兒么?”

看到陳興那色急的模樣,姚芳不由“噗哧”一聲笑了出來,她伸手把陳興探來的手給拍開,紅著臉輕笑著說:“那不然還能教你啥事兒……在這兒不成,你下午不是還有事兒要干嘛,待會兒晚上來嬸子家,嬸子給你留門……”

說罷,姚芳起身理了理衣服,見陳興一臉的興奮和色急,也是不由無奈笑笑,湊了過去在他嘴上親了一口:“待會兒晚上嬸子啥都教你,現在青天白日的,被人看見不好呢……”

姚嬸子笑起來,那眼角彎彎,實在誘人,陳興也是連忙一點頭,送了姚嬸子出門離開……

送姚芳回去的時候,旁邊鄰居陳寡婦和一幫女的坐在一起擇菜,嘴里嘰嘰喳喳,也不知在說誰的閑話。

看見陳興和姚芳倆人,那陳寡婦小嘴一勾,笑著喊道:“芳芳,你成天張羅著給人陳興介紹媳婦兒,別哪天把你自己給介紹了出去……”

“陳姐你又胡說,陳興那地兒不成的呢,就是芳芳給了他,他也折騰不了,除非……拿其他東西……”

說到這兒,周圍的一幫擇菜的女人也是哈哈笑作一團。

可姚芳還以為她們聽見了剛剛自己的叫聲,紅著臉啐了句:“胡說啥!”便也不要陳興再送,自己回了家去……

陳興這邊正好被戳到了痛楚,一陣氣惱,轉過頭沖著陳寡婦一群女人喝了聲:“你們男人才不成呢!”

他心頭更是不由暗暗忿忿,他娘的,剛剛那都是意外,等老子找到原因了,非得把你們這些女人一個個折騰得半死不活不成!

不過,看看遠去的姚嬸子,陳興的心頭又有些復雜,萬一自己跟姚嬸子那啥的時候,又跟剛剛那樣……那可咋辦啊……

他無奈搖了搖頭,看看天色,已經快到下午了,他轉身鎖了家門,徑直就奔張狗子家去了……

陳興是獸醫,祖上傳的手藝,他爹媽雖然都是外來人,但是畢竟手藝好,再加上有姚嬸子幫襯,名聲倒也漸漸打了出去,百豐村里幾乎家家戶戶牲畜出了毛病都是找陳興看的。

雖然一次下來也就三五十塊錢,但是只要一天能接個一兩單生意,糊口吃飯也是沒問題的。

張狗子是在村口開茶館的,說是茶館,其實就是打牌賭博的地方,遠近兩三個村子,也就他一家,這些年可賺了不少錢。

所以他家媳婦兒倒也學起了城里的那些富太太一樣,養起了寵物狗,聽說四五千一條呢,叫啥柯基,稀罕得跟啥似的,有一點小毛病就要找陳興治,這不,今早又說她家的狗躥稀,讓陳興去看看呢。

不過張狗子家家底殷實,給錢倒也大方,每次下來都有至少五十塊呢,所以陳興倒也樂意,到了張狗子家,陳興伸手用力敲了敲他家那大鐵門,發出一陣“咚咚”地悶響。

這張狗子有了錢,就連自家的門都和別家不一樣,鄉下院子門一般都是普通銅門或者木門,只有張狗子家是不銹鋼的防盜門,外頭還有兩個銅環招子,據說是門有兩耳,旺財。

看著那大門,陳興的心頭也是不由感慨,啥時候小爺發財了也整個防盜門,還搞他娘的兩尊石獅子在門口。

心里頭正想著這些事兒,可左等右等,防盜門卻都不見開,陳興不由奇怪了,又是用力敲了幾下,喊了一嗓子:“翠花嫂子,你在家么?”

這一下,里頭倒是有人答應了,防盜門也是從里頭打開,露出了門后的一個二十七八歲的少婦,烏黑的頭發,吊帶的連衣裙,渾身上下都透著一股成熟女人的氣質……

只是,此刻的她臉色卻有些古怪,一只手偷偷撐著小肚子,嘴里顫聲說:“來了……進,進屋吧……”

說著,她便轉身朝著屋里走去,只是那屁股也不扭,反而并攏了雙腿,像是中間夾著啥似的……

看到這一幕,陳興的眼睛里也是閃過了一抹疑惑之色……

“難道這劉翠花身子出了啥毛病么?”陳興的心下不由暗暗尋思,一臉的疑惑。

可是看她的樣子一點也不像,反倒是面色潮紅的樣子,跟之前姚芳動情時的模樣倒是有些類似……

這娘們該不會也想男人了吧,陳興心下一熱,看著劉翠花走在前頭帶路,那肥美的屁股蛋子對著陳興,修長的雙腿就跟兩根玉柱子似的,白的晃眼……

不過這些也只能心里頭想想,人劉翠花可是有老公的……

收起心頭的胡思亂想,陳興跟著劉翠花就進了屋里,她家有一個房間專門就是給寵物狗準備的,陳興進去的時候,那寵物狗二黑就趴在地上,一副無精打采的樣子。

“狗就在這里,你趕緊給看看吧,今天要快一點,那啥……我還有事呢!”劉翠花臉上帶著幾分不耐煩之色,指著二黑說道。

陳興心下暗暗惱怒,你爺爺的,不就是有倆臭錢嘛,拽啥拽,惹急了老子還不給你看呢!

他心下雖這般想,嘴上卻只是應了一聲,畢竟傻子才和錢過不去。

蹲下來看看狗,倒是沒啥大毛病,就是吃壞了東西而已。

陳興用手在狗肚子上按了兩下,便已確定,淡淡說:“就是一些腸胃的小毛病,沒啥大問題。藥也不用吃,只要好生將養兩天,別給它洗澡,要不了多久就能好。”

聽陳興這么說,那劉翠花倒是放心了下來,點點頭,轉身就要去拿錢包給陳興錢,可是這一轉身,腿上不由稍稍松了一下,忽然一個粉紅的球狀東西就從她的腿中間掉了出來……

滴溜溜一聲,那玩意兒恰好掉在了陳興的面前,明顯可見,上面居然還沾著一些粘稠狀的不知名液體。

看到這一幕,陳興的臉色不由變得古怪了起來:“翠花嫂子,這是啥東西啊?”“這……這是……”劉翠花的俏臉頓時如同被火燒一般羞得通紅,嘴里支支吾吾一時壓根兒說不出話來……

原來這東西是劉翠花托人在城里買的寶貝,說是放那地方能讓女人舒坦,今天下午剛拿到手的,她自然迫不及待就嘗試了起來……

偏偏剛開始弄,陳興就來了,情急之下,那玩意兒又卡在了里頭一時取不出來,外面陳興叫的急,她只好去開了門……

誰知道最后卻搞成了這樣,劉翠花滿心羞憤,走過去就想去把那玩意兒撿起來,可她的手剛剛伸到一半,斜刺里忽然探出一只手來,一把就將那玩意兒給撿了起來……

陳興!他一時倒也沒認出這玩意兒到底是啥,不過沒吃過豬肉,還沒見過豬跑么?這東西是從劉翠花的裙子底下掉出來的,就是傻子也能猜到這是干啥的……

伸手一摸,那玩意兒上沾著的液體黏糊糊的,還有一股奇怪的味道。

一想到這東西很有可能是從劉翠花那地方掉出來的,陳興的心下又是一熱,竟是生出了幾分興奮的感覺……

“陳興,快把那東西還給我!”劉翠花雖然心下恨不得找條地縫鉆進去,臉上卻還是裝出了一副鎮定的模樣,伸手想要把陳興手里的那玩意兒給奪過來。

陳興一抬手,卻不給她,反而嘿嘿一笑問道:“翠花嫂子,我看這東西挺精致的,是用來干啥的啊,你快給我說說!”

劉翠花的臉更紅了幾分,卻偏睜著眼睛說瞎話:“沒,沒啥作用,就是一個按摩器,瘦瘦肚子啥的!”

瘦肚子?!陳興嘴角一勾,漸漸站起了身子:“翠花嫂子,你就別騙我了,要真是瘦肚子的話,這上面的水是哪兒來的啊?”

劉翠花一下子就急了:“快把東西還給我,要不然我可真生氣了!”說著,她沖上來就又想來搶。

可她身子才剛沖過來,陳興一轉身,竟是一把拉住了她的胳膊,徑直把她給摁在了旁邊的墻上……

突如其來的動作,把劉翠花給嚇了一跳。

“陳……陳興,你……你要干啥?”

“我要干啥?”陳興的臉上露出了一抹壞笑,身子也是一點一點地朝著劉翠花靠了過去。

第一次離劉翠花這么近,鼻間都能聞到她身上那濃烈而不刺鼻的香水味,視線稍稍下移,就能看見劉翠花那身前的鼓囊上下起伏,美不勝收……

陳興的心下一熱,眼前這個女人一向都瞧不上自己,覺得自己只是個窮小子,都不配和她這樣的人多說幾句話,平日里更是對自己頤指氣使的,他早就憋了一肚子的怨氣。

此刻劉翠花的把柄被自己捏在了手里,他哪里還會放過這個女人,嘴角一勾,陳興的一只手就朝著劉翠花的鼓囊上按了去:“翠花嫂子,你真以為我啥都不懂么?”

“啊!”眼看著陳興的手已經快要伸到自己的鼓囊上,劉翠花的臉色頓時一變,失聲尖叫了出來,可是她的身子都被陳興按在了墻上,一時間壓根兒躲閃不開。

一點一點,陳興的手終于按在了劉翠花那誘人的鼓囊之上,手掌微微一用力,那種柔軟的舒坦感覺出來,令地他心下一陣暗爽……

 文學

陳興自然是舒坦,可劉翠花卻氣的全身都開始發顫了起來,她可從來就瞧不上陳興這個一窮二白的小獸醫,在她眼中,陳興這樣的家伙就連自己的狗都比不上,可是此刻,自己的那地兒卻被這小子把玩在了手中,那種被羞辱的感覺,幾乎快要讓劉翠花氣炸了!

她渾身發顫,咬住牙齒,使勁掙扎,卻咋樣都無法逃脫陳興的手,眼看那地兒被陳興百般玩弄,自己的身子竟是都開始起了異樣的反應,劉翠花心頭終于害怕了起來,她咬牙喝道:“陳……陳興!你,你住手!這事要讓你狗子哥知道了,他非殺了你不可!”

可誰知,一聽見這話,陳興的手不但沒有停下,反而更加用力地往她的衣服里塞了去……

“恩~”

完全肌膚相貼,陳興的動作粗魯而又強勢,這樣乍然的襲擊,終于是讓劉翠花身子一軟,小嘴都是微微張開,發出了一聲誘人的低吟……

她本來就想男人了,雖然打心底瞧不上陳興,可是身子的反應卻很老實,不但沒有再掙扎了,反而還細細感受著陳興那只手在衣服里頭的動作,下頭那地兒更是傳來了陣陣麻癢之感,隱隱都有些汁水兒順著腿邊流了出來……

但是她臉上卻還是裝著很抗拒,依舊咬著嘴唇嚷:“陳興,你……你住手,不然,我,我就叫人了……”

這一下,陳興竟真的停了手。

劉翠花一愣,抬起頭來,只見陳興一臉的壞笑,伸手一指她腿邊的那些汁水兒:“翠花嫂子,你咋還撒尿了,是不是想男人了啊?”

陳興可不是傻子,現在他已經徹底搞明白了,女人要是想要和男人折騰了,那地方就會流出一些汁水來,之前在自己家里姚嬸子是這樣,現在這劉翠花也是一樣……

劉翠花臉色微變,咬了咬牙,一時說不出話。

陳興看到了劉翠花的轉變,再不猶豫,趁著劉翠花愣神,他一把就扒拉下了自己的褲子,那早已脹大的貨子頓時就暴露在了空氣之中。

劉翠花一驚,正要叫喚,但是當她的視線落在陳興的貨子上時,卻又一下子愣了神,這……咋會這么大呢?這樣大的家伙,幾乎是張狗子的兩三倍了,要是這玩意兒倒騰進自己那地兒,那還不舒坦得死去活來啊……

饒是劉翠花剛剛滿心抗拒,此刻眼中卻也不由火熱了起來……

旁邊的陳興自然看出了劉翠花眼神之中的變化,心下不由暗自得意,嘴里笑說:“咋樣,翠花嫂子,我這貨子比你那玩意兒好使吧,你想不想和我折騰啊?”

劉翠花臉龐微紅,略有些猶豫,但是隨即,她的美目之中又是閃過一抹堅決之色,張狗子這些年背著自己也不知道在外面偷了多少女人,現在更是一個多月碰都不碰自己一下了,是他對不起自己在先……

這陳興的本錢這么大,跟他折騰,一定比那玩意兒更加舒坦!劉翠花心下一蕩,終于是一咬牙,看了陳興一眼道:“你這壞蛋,今天便宜你了,來吧,嫂子想了……”

說著她也是轉過身去,把那肥碩的屁股蛋子朝向了陳興……

看著劉翠花這騷模樣,陳興的心頭也是熱乎了起來,你爺爺的,剛剛還跟老子裝,不也是個騷娘們兒嘛。

他暗暗好笑,卻存心想逗一下劉翠花,嘴角微勾,輕笑道:“翠花嫂子,你想啥啊?”

劉翠花晃著屁股蛋子,回頭沒好氣進白了陳興一眼:“你說想啥,想你那大貨子,你再不折騰我,待會兒狗子回來了可就沒你的事兒了……”

一聽這話,陳興也心知不能再多耽擱,不然待會兒張狗子回來了,自己可就搗鼓不了了,所以他連忙扶著劉翠花的屁股,猛地一挺身……

(責任編輯:海安日報社)
相關新聞
編輯推薦

不見處方照樣賣藥,管“

不見處方照樣賣藥,管“ 如此,醫生就會不畏處罰,進而敢隨意開處方,網絡平臺也敢隨意對待處方,處方反倒成為藥品的附屬物,為藥品銷...[詳細]
鸿博彩票 东丰县 | 和硕县 | 兰坪 | 阳泉市 | 平安县 | 西盟 | 上思县 | 太康县 | 新巴尔虎左旗 | 满洲里市 | 瑞丽市 | 会同县 | 湘潭县 | 古蔺县 | 舟山市 | 西宁市 | 五寨县 | 崇明县 | 土默特左旗 | 房产 | 宝兴县 | 余姚市 | 大宁县 | 邹平县 | 苍南县 | 玉田县 | 新营市 | 武定县 | 固始县 | 克拉玛依市 | 绥滨县 | 丰台区 | 资讯 | 巧家县 | 兴海县 | 晋江市 | 临高县 | 天全县 | 宣汉县 | 泉州市 | 克什克腾旗 | 嘉禾县 | 陆川县 | 宿松县 | 南部县 | 平南县 | 祁门县 | 阳泉市 | 安宁市 | 长兴县 | 邹平县 | 千阳县 | 锡林郭勒盟 | 高雄县 | 沾益县 | 涿州市 | 南丹县 | 东城区 | 顺平县 | 化州市 | 依兰县 | 隆安县 | 宝清县 | 彩票 | 永平县 | 甘德县 | 云阳县 | 海兴县 | 平罗县 | 辰溪县 | 新巴尔虎右旗 | 盐池县 | 泽普县 | 兴安县 | 定边县 | 岳普湖县 | 汝阳县 | 米脂县 | 咸丰县 | 高安市 | 武冈市 | 衡阳市 | 辉县市 | 黔东 | 馆陶县 | 崇左市 | 沙田区 | 肥东县 | 汾西县 | 南澳县 | 扶沟县 | 宁乡县 | 宜昌市 | 县级市 | 芦山县 | 清河县 | 闽侯县 | 资源县 | 新郑市 | 齐河县 | 新兴县 | 广河县 | 龙江县 | 四子王旗 | 九龙坡区 | 洛阳市 | 晴隆县 | 迁西县 | 赤壁市 | 张北县 | 湖南省 | 济阳县 | 慈溪市 | 平舆县 | 郸城县 | 漠河县 | 平昌县 | 鲜城 | 建水县 | 正阳县 | 青河县 | 二连浩特市 | 澄迈县 | 扶绥县 | 定日县 | 建宁县 | 玛多县 | 临邑县 | 防城港市 | 秦皇岛市 | 西平县 | 苏尼特左旗 | 临夏市 | 山东省 | 水富县 | 化德县 | 天镇县 | 星子县 | 深水埗区 | 南雄市 | 克什克腾旗 | 苏尼特左旗 | 宁乡县 | 胶州市 | 洱源县 | 日照市 | 丹寨县 | 普兰店市 | 惠州市 | 灵台县 | 双牌县 | SHOW | 左权县 | 蒙山县 | 调兵山市 | 舞钢市 | 三门峡市 | 伊通 | 新竹市 | 华阴市 | 怀柔区 | 延长县 | 大埔区 | 德昌县 | 南华县 | 简阳市 | 金湖县 | 凤山县 | 吉安县 | 澜沧 | 高尔夫 | 绍兴市 | 类乌齐县 | 正镶白旗 | 新余市 | 枣阳市 | 丰顺县 | 永顺县 | 崇阳县 | 信宜市 | 神农架林区 | 张家界市 | 敦化市 | 齐河县 | 南陵县 | 柳林县 | 麻栗坡县 | 黑山县 | 大理市 | 锦州市 | 含山县 | 周至县 | 林甸县 | 长沙市 | 洛阳市 | 九江市 | 海盐县 | 扶余县 | 阿拉善右旗 | 衡东县 | 安丘市 | 登封市 | 保亭 | 巫溪县 | 颍上县 | 三穗县 | 包头市 | 古田县 | 桃园县 | 灵丘县 | 海兴县 | 保德县 | 宁化县 | 句容市 | 海阳市 | 黄梅县 | 新泰市 | 辽源市 | 兴仁县 | 郓城县 | 闻喜县 | 鹤山市 | 秀山 | 德安县 | 游戏 | 满洲里市 | 天门市 | 布尔津县 | 安阳市 | 石渠县 | 韩城市 | 康马县 | 陇川县 | 黄陵县 | 灵山县 | 淄博市 | 克什克腾旗 | 门源 | 桃源县 | 永福县 | 临邑县 | 沙河市 | 芦溪县 | 施甸县 | 翼城县 | 苍南县 | 博兴县 | 上犹县 | 柘城县 | 黎川县 | 泰兴市 |